体内辅酶NAD+与NR的关系

  辅酶NAD+,一种存在于人体内部的化学物质,对体内所有细胞物质的代谢反应、能量转化有关键的影响,不过现在的NAD+已经不再单纯的被视为代谢辅助因子了,而使称为调节机体功能与Sirtuins长寿蛋白有关的关键底物。

  关于NAD+的研究已经有百年的历史了,早在1904年时,NAD+就被英国生物化学家Arthur Harden和William John Young从酵母细胞的发酵过程中发现,在经过历史沉淀和科技的推动下,辅酶NAD+逐渐称为科学家研究生命科学的关键分子。

  2016年,华盛顿大学教授在科学杂志《Cell》上发表一篇论文,在多种细胞代谢反应中,NAD+分子都扮演着重要角色,是细胞保持活力的重要支撑,但是NAD+在体内并不是一直存在的,他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含量减少。所以如何保证体内充足的NAD+含量是科学家研究生命领域突破的关键。

  在2016年华盛顿大学的小鼠试验数据证明,小鼠摄取溶解NMN的饮用水后,10分钟内NMN在血液中的浓度逐渐上升,并且在30分钟内,NMN随血液循环进入多个组织中,并在组织中合成NAD+,提升NAD+水平。

体内辅酶NAD+,与NR的关系

  在NMN之前,其实还有一个物质NR,也对NAD+水平的提升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NR全称是Nicotinamide riboside,中文名烟酰胺核糖,与NMN一样是维生素B族的衍生物质,于2004年被发现,在2007年被Charles Brenner教授定位发现为一种Sirtuin(去乙酰化酶)激活化合物。

  在随后的研究中,科学家在给小鼠的食物中添加NR后发现,小鼠血液中NR的水平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小鼠体内的NAD+水平得到了提升,因此将NR作为NAD+的前体物质来看待。

  NMN月NR不同的是,NMN在体内进行合成NAD+的时候,两个NMN分子相遇就可以直接合成NAD+,但是NR受到一种叫做NMNAT的限制,需要先转化成NMN,然后才能合成NAD+,在合成效率上就远低于NMN了。

  2019年Charles Brenner教授在研究NR补充后对血液中NAD+水平提升的小鼠实验中发现,肝脏阻止大多数NR(和NMN)补品在血液中循环,在血液中发现微量的NR,补充NR不会增加血液中的NR水平,NAD +的数量要比NR高100 – 300倍,补充NR会增加血液中NAD +的水平,最终的试验结果是血液中NR的补充只能提升血液中NAD+含量,NR自身水平没有变化,要么被转化为代谢物,就像NMN和NAD+一样被存储在血液中,要么被作为NR或MeNam排出体外。

  所以到目前为止,多数科学家在对体内辅酶NAD+水平的提升方面还是更倾向于NMN,但关于NR的研究也在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