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医学治愈糖尿病的新选择

  从NMN中国解密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与NAD+、衰老之间的关系,我们得出衰老是导致老年病的原因之一。糖尿病是现在医学中一种比较常见的疾病了,在2019年世界糖尿病联盟曾发布了最新一版《全球糖尿病概览》,概览中指出:截止2019年底,在20岁到79岁的人群中共有约4.63亿糖尿病患者,其间我国糖尿病患者数排名榜首,总人数约为1.164亿人。每年在我国因糖尿病而导致的逝世人数约为83.4万。

  看着这个可怕的数据,我们不仅为患有糖尿病的人而担忧,同时也在为自己担忧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会被这个病魔缠上,但NMN中国认为其实可怕的并不是糖尿病本身,而是你根本不知道我们吃什么才会对糖尿病有所预防。

  了解过的人或许都知道糖尿病分为1型和2型,1型的易感人群基本上是孩子,这与宗族遗传是分不开,2型的易感人群则要广泛得多,大多呈现在成年人机体中,成年人换糖尿病的几率与许多要素相关,但大多都离不开衰老和氧化压力,即使糖尿病不至于让人类突发死亡,也有许多人由于糖尿病而日子在病痛中漫长的挣扎着。

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医学治愈糖尿病的新选择

  那么遇到糖尿病我们该怎么办呢?

  在《NMN中国科普:追捧NMN,竟是因为对衰老的恐惧?》一文中,我们可以看出糖尿病是世界性疾病,我国是糖尿病患者最多的国家。也可以这么说:糖尿病与我们家庭成员的身体健康息息相关。

  由于自身胰岛β细胞功能受损,糖尿病主要分为1型糖尿病(需要终生注射胰岛素以控制血糖)和2型糖尿病(可以根据生活方式和口服降糖药的联合治疗,例如HbA1c仍高于7.0%时,考虑启动胰岛素治疗)。若病人需注射胰岛素以控制血糖,会有许多潜在的并发症,最常见的是低血糖所致的脑损伤,对病人危害极大。

  而补充NMN在理论上能够减少ROS的积累,抑制PARP-1的激活并能使海马中NAD+和ATP的水平恢复正常。

  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是NAD+的主要前体,它可以转化为NAD+并减少ROS(活性氧)的产生。因此本研究主要是研究NMN是否能减少严重低血糖后的脑损伤。

  为验证这一研究结果,我们选择胰岛素导致严重低血糖的大鼠模型,给予葡萄糖并在维持了30min的低血糖后,注射NMN(一周内腹腔注射500mg/kg的NMN)。在发生严重低血糖症一周后,用小鼠进行了长时间的海马突触活动强化试验(LTP),并测量了ROS在海马中的累积、PARP-1激活、NAD+和ATP水平,认知功能有所改善。

  NAD+能够作为底物经过PARP参加DNA修复,或许为DNA衔接酶IV供给DNA结尾衔接的腺苷酸供体参加DNA修复。但是随着年纪增长个别的NAD+含量也会明显削减,在NAD+水平不足以修复受损的DNA时,就只能经过NAD+的直接前体物质NMN来协助人体转化NAD+,并为损伤的DNA修复供给足够的辅酶。

  研究表明:NMN的添加使严重低血糖症患者的神经元死亡减少83±3%(P<0.05);严重的低血糖会明显降低海马LTP,但可通过NMN的加入进行相应的恢复,同时NMN治疗还减轻了严重的低血糖引起的空间学习和记忆障碍。

  从NMN中国对于NMN以及糖尿病的分析来看,糖尿病并不是不可以医治的,只是现下医学对于糖尿病的根治处方并不完善,而瑞维拓NMN系列产品的出现为其提供了新的思路,让我们在除了饮食和运动之外,预防糖尿病的道路上又多了一个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