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D+打破自然规律,NMN调节紊乱生物钟

  我们知道老年人最常见的问题就是睡眠少、睡眠浅,尤其是在夜间的时候,经常会被一些轻微的响声而干扰,很多人认为这是正常的现象,其实这是因为老年人体内生物钟机制受到损伤的原因。

NAD+打破自然规律,瑞维拓NMN调节紊乱生物钟

  生物钟原本是调节体内新陈代谢、睡眠机制等的一种自然规律,它有一个比较中国要的辅酶就是体内的NAD+,但是NAD+在随着年龄增长的时候也会逐步的减少,到后期的时候就连年轻时候的一半都不到了,就像一台机器的机油不足,机器在工作的时候受到磨损一样,NAD+不足了,身体内原本运转正常的生物钟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从而给老年人的睡眠机制也带来了影响。

  那么这种因NAD+不足而造成的生物钟紊乱问题该如何解决呢?最直接的方式当然是补充NAD+了,但科学家发现NAD+的分子是不被吸收的,直接补充对改善生物钟紊乱并没有任何的意义,反而是它的前体物质NMN在人的体内被吸收转化后,可以为生物钟的调节和身体机能的各项运作提供足够的NAD+,今天我们就来详细介绍一下NMN针对睡眠的一系列操作。

  首先、NAMPT(NAM合成NMN的酶)受到CLOCK:BMAL1调节产生了昼夜节律性,导致NAD+水平和依赖消耗NAD+的反应(如去乙酰化)具有振荡特性。

  NAD+是SIRT1蛋白的主要底物,NAD+水平的震荡也导致SIRT1水平具有振荡特性。SIRT1能够将BMAL1和PER2去乙酰化,而这和CLOCK的乙酰化功能是拮抗的,所以SIRT1能抑制CLOCK-BMAL1介导的时钟基因的转录(负回路)。

  还原型代谢产物NADH和NADPH能增强CLOCK-BMAL1二聚体与DNA的结合,而氧化型NAD+和NADP+则降低CLOCK-BMAL1二聚体与DNA结合的程度。

  SIRT1去乙酰化活性的改变反过来影响包括NAMPT在内的一系列生物钟相关蛋白的表达。同时NAD+被SIRTs消耗后的代谢物是NAM,NAM经NAMPT合成NMN。

  看完这段绕口令是不是感觉头都大了?其实总结起来就很好理解了,真正将NAD+补救途径的酶反馈通路和昼夜节律转录-翻译反馈回路联系在一起的是SIRT1,形成“NAD+——SIRT1——CLOCK:BMAL1——NAMPT——NAD+”的回路。因此干扰生物钟影响NAD+合成,干扰NAD+也对生物钟有影响。通过外源性摄入NAD+的前体NMN能够调节睡眠失常的人紊乱的生物钟,并且可以使其恢复正常的昼夜节律。

参考文献:Irie J, Inagaki E, Fujita M, et al. Effect of oral administration of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on clinical parameters and nicotinamide metabolite levels in healthy Japanese men, 2019 Nov 2]. Endocr J. 2019;10.1507/endocrj.EJ19-0313. doi:10.1507/endocrj.EJ19-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