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活Sirtuins蛋白活性,辅酶NAD+的作用是什么?

  NAD+也被称为”辅酶I”,早在1906年,两位生化学家发现,这种物质可以促进酵母提取物中的酒精发酵,而且是一种全新的辅助物质,因而获得1929年的诺贝尔化学奖。

  至1936年,OttoWarburg,研究出肿瘤利用能源又快又费时又快又费力的“Warberg效应”,并以他的名字命名)发现了NAD+在能量代谢中的作用:NAD+和NADH的还原形式可以通过氧化与还原形式的转化,把电子从一个反应带到另一个,从而使反应完成。

  其中,Sirtuin家族的蛋白质是一类去乙酰化酶,已在人体内有7种被称为SIRT1~7。它们在调节机体昼夜节律、生物钟、保持骨骼肌健康、改善肝、肾功能及代谢等方面都有潜力。

  当前对SIRT1的研究最多,SIRT1紊乱被认为与心血管疾病、神经退行性疾病以及与年龄有关。一些研究认为,调节Sirtuins家族蛋白可能通过限制热量来延长生物寿命。

  对某些模式生物(如酵母、果蝇、线虫等)而言,卡路里限制,即低摄食量或热量摄取,尽管其作用机制尚不清楚,甚至存在争议,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对轻断食的概念予以重视。

辅酶NAD+

  2018年《细胞》杂志子刊上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人类的研究还不多。许多健康成人在两年内限制了15%的热量摄入后,身体基础代谢水平下降,系统氧化压力下降,体内衰老相关生物标记物也得到改善。对一天热量摄入量推荐为二千卡或上浮的人来说,15%的卡路里相当于一份中杯星冰乐——是生命的长度还是厚度,这是一个选择。

  NAD+借助了NAD+这一领域进步的东风,这使其成为抗衰老研究的宠儿。多种Sirtuin蛋白在代谢活动中都会消耗NAD+,NAD+借助这一领域的发展,在21世纪的老树中掀起了一股新热潮。

  随着年龄的增长,NAD+逐渐减少,

  研究表明,身体中NAD+的数量随年龄的增加而减少,而中年人或中年鼠的NAD+仅为年轻时的一半,这可能导致依赖NAD+的Sirtuin和PARP蛋白活性下降。

  试验表明,给年老的老鼠注射NAD+前体细胞(NAD+可在体内代谢的NAD+物质),可增加老鼠的健康和能量,改善胰岛素敏感度,线粒体活力,减少干细胞老化等。如此实用,秦始皇听了都要加上NAD+!

  实际上,近几年来人们对NAD+的研究,很多都是关注于如何安全有效地在人类身上提高NAD+,以及如何在人类试验中重复使用NAD+。

  所以如何提升NAD+水平?简单点就是直接吃,粗暴一点就是往血管里打。但是,NAD+直接吃进肚子里,无法承受胃酸的煎熬,很难被口服吸收;另有资料表明,通过静脉注射进去的NAD+在血浆中的浓度与尿液中的浓度会同时升高,最终很可能就是流进海白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