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作用解锁,与二甲双胍孰优孰劣?

  NMN是NAD+前体分子之一。科学研究发现,人们可以通过口服NMN来提高NAD+水平,以达到修复DNA损伤的目的。2013年,David Sinclair教授团队证实了这种衰老干预方法。这项研究成果发布后,刷新了人们对抗衰老的认识。Sinclair教授本人也是二甲双胍和衰老抑制剂的用户。他分享了几年后服用衰老抑制剂的情况。

  NMN的发现让科学家想起了另一种物质二甲双胍。

  二甲双胍是一种化学型C4H11N5的有机化合物,是治疗2型糖尿病的一线药物,尤其是超重患者。

  2019年,CancerCell最新发表了一篇文章。研究人员发现,禁食时使用二甲双胍可显著抑制肿瘤生长,并提出PP2A-GSK3β-MCL-1通路可能是肿瘤治疗的新目标。

  2020年5月,《细胞》杂志子刊发了肯塔基大学等研究机构的研究论文。结果表明,二甲双胍可以增强细胞自噬和正常线粒体功能,从而减少与年龄相关的炎症。有一段时间,二甲双胍也被许多人视为万能神药。

NMN作用解锁,与二甲双胍孰优孰劣?

  除了二甲双胍,另一项关于黄连素的研究表明,黄连素参与了各种与衰老相关的信号通道调节,在抑制衰老方面起着重要作用;黄连素还可以通过激活NRF2信号通道来增加抗氧化活性,也可以达到延长寿命的效果。

  NMN作为人体长寿蛋白的辅助因素,是NAD+最直接的前体物质。人的衰老是由于NAD+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少的。NAD+主要合成原料NMN的减少也会降低人体合成NAD+的效率。相反,如果补充足够的NMN,人体合成NAD+的效率会提高。

  NAD+是三羧酸循环的重要辅酶,促进糖、脂肪、氨基酸的代谢,参与能量合成。

  NAD+也是辅酶I消耗酶的唯一底物(DNA修复酶PARP的唯一底物,长寿蛋白Sirtuins的唯一底物,环ADP核糖合成酶CD38/157的唯一底物)。

  NAD+是参与人体新陈代谢的关键辅酶。如果没有NAD+,新陈代谢就会减少。老年人容易出现各种身体问题。主要原因是缺乏NAD+,NAD+可以通过NMN补充。不幸的是,在早期阶段,这种老化干预的成本仍然很高。直到2018年,霍伯迈与宾夕法尼亚大学、加州理工学院等研究机构合作,将前体投入大规模生产,从实验室到消费者需要6年时间。瑞维拓已成为NAD+技术干预老化史上第一款成熟产品。

  虽然二甲双胍的抗衰老作用已经在线昆虫、老鼠、老鼠和其他生物体中得到证实,但长期服用可能容易导致维生素B12缺乏。此外,肝肾功能不全和急性心力衰竭患者不适合服用二甲双胍。虽然实验结果与NAD+前体物质相似,但不同之处在于,NAD+前体物质NMN已被数百项相关研究论证。2019年,随着股神巴菲特供应链巨头MCLane与霍伯麦达成战略合作,NMN的普及正式进入快车道。

  目前,健康和长寿的热度仍在下降。除了上述瑞维拓NAD+技术外,还有报道称,靶向衰老细胞是一种有前途的抗衰老策略,但如何达到最佳效果仍在实验中。然而,不难发现,人类延长寿命的突破即将被征服,高科技下的延长寿命时代也逐渐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