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科学”之名,探究NMN真相

  以“科学”之名,探究NMN真相

  从古到今,尽管先民积极研究,发掘出许多保持青春容颜的奇术,而且自称能延缓衰老、延缓死亡的灵丹妙药总是层出不穷,但几乎无一例外,敢于“先试第一”的皇帝大多是“死得快”的下场。

  举例来说,秦始皇派徐福出航,找寻蓬莱的天外飞仙;唐朝数帝服用西域怪僧和妖道林灵素的“仙丹妙药”,并修各种延年益寿的绝世秘法;雍正晚年一头扎进圆明园,暗中炼丹。

  因为有钱人与权贵用钱换来永生永生的传统自古有,当时光穿梭回到现代,长生不老的梦想正被科技前沿的硅谷巨头们引领。但这些以科学名义进行的“探索”和“实验”真的是非常“科学”吗?那么请看他们所取得的进步:

  大约200年前,当时很多人会死于流感,有结核杆菌感染,而非衰老。此后,传统医学和公共健康得到全面改善,一些发达国家的平均寿命从40岁提高到80岁。

以“科学”之名,探究NMN真相

  以“科学”之名,探究NMN真相

  随着人类平均寿命的增长,癌症、心脏病、中风、阿尔茨海默病等致命疾病成为人类最大的敌人。发病率随人类寿命的增加而增加。比方说,一个80岁的人,得癌症的可能性比中年人高40倍,而患阿尔茨海默氏病的可能性高600倍。

  在关系到人类健康、长寿和永生的新世纪战争中,人类能否取得更大的成功,就像过去的那个世纪那样,取得更大的成功?最起码目前的答案不太乐观。

  只是,当曾经的“不死炼金术”戴上科学面具时,这些新世纪的“永生追寻者”又会给人类带来什么可能?根据新民晚报/新民周报所报道,“换血,扎针,打激素,硅谷大亨们为了追求永生,还没有别的办法吗?”》文载:

  HBO美剧“硅谷”第四季,一个傲慢的亿万富翁翁盖文.贝尔森邪恶而变态地收养了一个小男孩,定期抽他的血,输入自己的身体。

  好像国内也有不少“嗜血者”和大权在握的人都相信,年轻、新鲜的血液就是生命无限的原动力。所以他们纷纷用脐带血、胎盘蛋白、自体新基因等作为手段,在科学的名义下急不可耐地走上拯救人类的新征程。

  在这本书中,硅谷著名的投资商PeterThiel和Paypal的共同创立者PeterThiel,都是这本书的创立者。

以“科学”之名,探究NMN真相

  NMN于2017年发表在Science杂志上的一篇研究报告中,NMN成功地恢复了衰老细胞的DNA修复能力:“仅治疗一周后,年老老鼠的细胞就和年幼的老鼠很难区别。那些小白鼠能与人相等吗?

  2018年3月,哈佛大学Sinclair小组在Cell杂志上发表的实验结果表明:NMN能显著逆转哺乳动物衰老所致的心脑血管老化和运动功能退化,在此基础上,年长实验动物的体力值也是同年龄对照的1.6倍。

  2019年12月,日本庆应大学的科学家们在Nature杂志上发表了一项研究,他们成功地用NMN逆转了失能的衰老干细胞。由于他们对人类和人类的了解,从来没有离开过“动物”或“兽类”,因此他们的“学术”、“专业”暂时还无法与人类学相联系。

  从当前学界的研究成果来看,NAD+前体前体并没有真正达到延年益寿的作用,只能将NAD+作为一种对人体有益的成分加入饮食补充剂中,就像人参、白藜芦醇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