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中国再爆辅酶NAD+的新发现

  NMN中国再爆NAD+新发现

  1904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SirArthurHarden首次发现了NAD+在酵母发酵中的存在和命名。从那时起,围绕NAD+的各种科研活动相继开展。

  1920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汉斯文·埃勒-谢尔宾首先分离纯化NAD+,发现第二个核苷酸结构。30年,德国科学家OttoHeinrichWarburg首次发现NAD+作为辅酶在物质和能量代谢中的重要作用。1980年,GeorgeBirk**yer,奥地利格拉茨大学医学化学系的一位教授,首次使用了这种还原型NAD+。与近年的研究表明,NAD+作为人体内存在的小分子化合物,在能量代谢、信号传递、维持机体生理功能以及衰老、疾病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21世纪,大众对于NAD+这一细胞级、科学领域的物质已不再陌生。由于科学家们对NAD+的研究,并不停留在理论阶段。NAD+和其原理转化成对人类健康有重要意义的补充物质或药物,表明NAD+在关系到人类生命的关键问题上,必将大有可为。

NMN中国再爆NAD+新发现

  NAD+对于人类生命的意义,不仅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对抗衰老,而且还可以辅助治疗与年龄相关的慢性疾病,如心衰。如今,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正在扩展NAD+与心衰有关,并将其作为新的治疗目标。

  心肌功能损害是线粒体功能异常的主要原因。

  随着年龄的增长,心脏病的发病率越来越高,并且一直以来,心脏病都是一种非常危险的疾病。

  最新研究显示,心脏中线粒体功能受损,与心衰密切相关。一般情况下,心脏维持机械做功和基础代谢的能量主要来自线粒体中的三羧酸循环以及氧化磷酸化的三磷腺苷(ATP),而影响上述过程的任何变化都会导致线粒体能量生成障碍,进而损害心功能。

  心肌细胞依赖于健康的线粒体不断地产生能量,越来越多的研究证实线粒体功能紊乱是导致心衰进展的关键因素之一。因此,线粒体已成为现代科学家防治心衰的一个重要目标。然而,目前临床上尚无有效的线粒体疾病治疗方法。

NMN中国再爆NAD+新发现

  NAD+-线粒体途径的治疗研究。

  追溯到1930年代,诺贝尔奖得主奥托·沃堡就发现NAD+在线粒体氧化还原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

  2013,哈佛医学院遗传学教授DavidSinclaire实验室做了一项研究,发现Sirtuins蛋白家族的活动与NAD+在体内的水平有很大关系。后来的研究发现NAD+是细胞核和线粒体之间的重要联系因子。

  NAD+含量随年龄增加而降低,NAD+活性和含量从30岁起显著下降,每20年减少50%。NAD+丢失会加重线粒体损伤,这可能是心衰在老年人群中高发的重要原因。

  能否先通过补充NAD+来恢复线粒体功能,治疗线粒体障碍和心衰?

  保持NAD+氧化还原的平衡可以有效地治疗心衰,美国华盛顿大学的一本杂志《心血管学杂志》上发表了这篇文章。NAD+在细胞能量代谢中起重要作用,通过**NAD+补救途径增加NAD+浓度,可显著抑制线粒体蛋白乙酰化水平,并有效地改善心脏功能。认为保持NAD+氧化还原平衡可能是心衰治疗的新途径。

  为研制一种高效的NAD+补充剂,霍伯麦一直致力于尖端生命科学研究,致力于为人类持续提供前沿、高质量、可靠的健康改善计划,利用2018年诺贝尔奖中的酶定向进化技术,该技术模拟自然进化机理,筛选出高活力,较稳定的酶。因此,瑞维拓能够在NMN市场站稳脚跟,因为在稳定性和吸收率方面都无法超越瑞维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