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NMN首个临床实验结论解读

  第一个NMN的人类临床试验于2020年正式发布;同年6月,《细胞》杂志还刊登了首次以烟酸作为NAD+前体的人体临床研究,三个重要的NAD+前体征的临床研究,再加上已发表的几个临床实验NR,最终都以论文的形式发表,这样,就可以从科学、公正、客观的角度,对它们进行横向对比分析。

关于NMN首个临床实验结论解读

  NMN首次发表人类临床研究:2016年,日本宣布开始对NMN进行一期人体临床研究。EndocrineJournal(2014IF为3.878)杂志最终公布了该研究结果。要想深入研究这个问题,首先要考虑的是利害关系:

  Shin-ichiroI是NAD+的一位老朋友,他拥有一项NMN转移酶的专利申请。这项临床研究招募了10名健康的日本男性,年龄在40-60岁之间。研究人员分别空腹服用100mg、250mg和500mgNMN3次。每次接受NMN试验的平均间隔为63±23天。

  检测结果基本可分为三部分:身体状况、血尿分析、睡眠和视力检查。在体态方面,心率、血压、血氧饱和度及体温无明显变化。除血糖、氯离子、肌酐及胆红素升高约50%外,其他数值并无明显变化。吸食NMN后,血中烟酰胺代物MNA、2Py、4Py呈线性增加。表明服用NMN后烟酰胺确实升高。但在宏观上,单次口服NMN并不能显著影响睡眠和视力。

  基底错了,烟酰胺不会引起红化反应逻辑不合理,因为没有观察到的恶心反应,认为NMN作用不会提升烟酰胺产生副作用的浓度?

  下面介绍一下本研究中存在较多争议或实验结果与结论不一致的地方。其discussion部分存在许多不符合逻辑甚至基本错误的现象。第一,作者提到服用烟酰胺会引起恶心和红肿,这是一种错误的参考文献,它不会引起红肿。其次,作者提到NMN并未观察到任何不良反应,因此推测NMN对血液中烟酰胺含量无影响。逻辑上来说,烟酰胺恶心反应并非100%都会发生,在10个人体样本中观察到没有恶心反应是正常现象。但研究表明,MNA、2Py、4Py代谢产物MNA升高均表明烟酰胺含量增高。研究人员可以直接检测血样中烟酰胺的浓度,这样没有必要去做这种没有逻辑的猜测。再次,作者报道不能在血浆样本中检测出NMN的水平,给出一个假设,即冷冻血浆可能引起NMN的分解。但是,烟酸和NR在应用相同的冷冻血浆方法后,已经成功检测了血液中NMN的含量。笔者还提出了另一种假说,NMN在高于-80度的血液中能很快分解,嗯…人体血液的温度也高于-80度啊,这意味着NMN在正常的人血液中也能快速分解吗?

  结果表明,MNA、2Py和4Py是烟酰胺直接产物,而非NMN或NAD+直接产物。

关于NMN首个临床实验结论解读

  最后一个问题,即MNA、2Py、4Py是烟酰胺直接代谢产物,与NMN直接代谢产物无关。研究人员检测了这三种代谢物的升高,如果没有能力提供血液NMN水平,那么就不能确定这三种代谢产物是口服NMN通过NAD+代谢成烟酰胺,还是口服NMN直接分解成烟酰胺之后,就会转化为这三种产物。由于NAD+转化为烟酰胺会同时释放ADPR,而NMN直接分解成烟酰胺,因此,NMN不能直接分解烟酰胺。只需检测ADPR的改变,就能证实口服NMN能直接转变为NAD+,或者证实NAD+与相关的代谢反应有关。但作者未检测ADPR的变化。因此,如果血液中无NMN浓度且未对ADPR进行检测,作者无法证实口服NMN能完美地转化为NAD+并参与NAD+相关反应。由于缺少了血液中NAD+含量改变的资料,作者所列的数据甚至不能证实口服NMN能在体内转化为N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