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细胞重编程加速衰老干预实用化,未来NMN还能火多久?

  硅谷细胞重编程加速衰老干预实用化,未来NMN还能火多久?

  不论科技如何发达,老化与疾病,是人类发展史上,一直激烈对抗的两大“顽敌”,至今仍无法根治。人毕竟还是要走到衰老的阶段,变得衰弱,失去了年轻时的活力和活力,最后走向生命的终点。

  加利福尼亚州拉霍亚索尔克研究所的生物学家胡安卡洛斯伊兹皮苏亚贝尔蒙特(JuanCarlosIzpisaBelmonte)实验室曾在2016年将“山中因子”应用到了整个小鼠身上,并且获得了老鼠逆转衰老的迹象。Belmont通过对老鼠的实验提出了一种推测,通过细胞重组技术,人类的寿命可以延长50年。

  AltosLabs在生物程序设计方面的进步,也受到了哈佛大学衰老医学中心主任DavidSingclell的关注。NAD+发现者在2013年就已经发现NAD+作用。而且这次,戴维成功利用“山中因子”恢复了老鼠的视力。细胞重编程技术为衰老干预领域开辟了一条新途径,他说,这可能会成为人类再生领域的“新生”。

硅谷细胞重编程加速衰老干预实用化,未来NMN还能火多久?

  另外一些人对细胞重编程技术表示怀疑。曾经在Belmontsork实验室工作的AlejoddrooCampo说,他对细胞重编程技术能否很快投入使用表示怀疑。”他说,其中一个问题是,重组不仅能让细胞更年轻,也能改变其特性。比如,把皮肤细胞转变成干细胞。这种情况对将这种技术应用到人类身上造成了太大的威胁,“概念是强大的,但是它距离成熟。

  另一位曾在西班牙生物医学研究所工作的研究人员ManuelSerrano认为,”山中因子用于临床是不切实际的,”它们与基因的导入有关,其中有些是致癌的,虽然用山中的因子对细胞进行重组,但在实验室的培养皿中,将细胞重新编程是非常有效的,但是对于活着的动物来说,要将其恢复活力的效果是很难的。”

  山中伸弥(ShinyaYamanaka),生物重编程技术的创始人,也一直保持着谦卑和冷静的态度,他认为“细胞重组技术的潜力很大,但是还有很多障碍要克服。”

  久目前生物科技水平而言,未来,NMN仍是科学家研究的重心

  由“抗衰教父”DavidsinClaire领导的NAD+衰老干预技术,与目前细胞重编程技术的不确定性相比,仍然是当前主流。近代生物学研究发现,人体内NAD+的合成能力随年龄的增加而不断减少,而DNA的损伤则不断累积。大卫辛-克莱尔在2015年首次证实,NAD+直接前体物质能有效修复随着年龄增长而累积的DNA损伤,为NAD+直接前体物质的研究开辟了新的研究领域。世界最大的抗衰老学术机构NIA发表在顶级科学研究杂志TheEMBOJournal上的文章也为NMN作用发声。

硅谷细胞重编程加速衰老干预实用化,未来NMN还能火多久?

  Altos公司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克劳斯纳曾经说过,在衰老干预领域是一个百花齐放的科学领域。Altos在初始阶段,仍然会产生“伟大的科学”。即使资金充裕,取得的成绩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我们深信,在著名风险资本家的资助和科学家们的智慧支持下,重编程技术的研究将为人类生命之外的生命创造新的基础。但是至少到现在,NAD+技术仍然是大多数人的选择。